不夜坠玉 重逢

作者:藤萝为枝书名:不夜坠玉更新时间:2023/02/02 22:56字数:5468

  

姜岐走出去没多远,看见了一处结界。

空中的少女渐渐显出身形。

卞清璇冷冷道:“我道是什么东西,原来是拿了朱厌的灵力。”

“卞清璇?”姜岐拔剑,冷笑,“滚开,否则我杀了你。”

“一个仰仗朱厌灵力的废物,也敢同我大放厥词。你既然认得朱厌,那你为何不问问,它在神域见了我,是否也得忌惮三分?”

树影沙沙,暗藏剑影。

太阳快出来的时候,卞清璇收回神器,姜岐已经倒在地上,只剩最后一口气。

卞清璇肩上也全是血,骨头断了两根,她同样伤得不轻。但总归她赢了。

她这几日蛰伏在外,自然听见了整个过程。她居高临下看着姜岐,道:“你憎恨师桓?可惜,就算小孔雀撒了谎,师桓也到底是为众生牺牲。就算你族人无辜,也间接害死了一百五十二条人命。”

“更何况。”卞清璇顿了顿,嗤笑道,“师萝衣可不会说谎,她笨得很,会打会杀,唯独不可能会骗你。”

姜岐呕出一口鲜血,执着地看向卞清璇:“你到底……是什么?”

为何就算他有朱厌的三成灵力,却杀不了眼前这个人,他甚至来不及去朱厌身边,这叫他如何能甘心。

晨光倾泻了一地,卞清璇抬手,苍白的手指收走了他最后一口气。

“既然你快死了,我也不介意告诉你。”

“吾名……青玹。”

……

卞清璇没有去追姜岐的残魂,没了朱厌之力,那缕残魂翻不出什么风浪。

而说出这个久违的名字,连她自己也有些恍然。

许久以前,神殿之上,女子喜悦而泣:“吾儿青玹生来带神印,大祭司占卜,吾儿是带领我族复兴脱罪之人。青玹,你将是我赤焚一族的王。”

露珠顺着叶片,掉落在地,卞清璇眸中的轻嘲一闪而过,她收敛起所有情绪,步入洞中。

迎面,一个少女跌跌撞撞从洞门口跌出来。

卞清璇的手比脑子还快,接住了她。怀里身躯滚烫,卞清璇意识到是谁,僵硬了片刻,冷笑一声,松开了手。

“萝衣师姐怎么了?看上去很不好受啊?”

师萝衣软软滑坐在地面。

她感觉很不好,一夜过去,九尾狐的魔种已经开始起作用,她身上没有半点儿仙气,比她前世入魔的邪气还要旺盛。

她隐约觉得丹田中很疼,可回过神来,又不完全是疼。

热流在她四肢百骸中乱窜,让她几乎要烧起来,比真火灼烧还要难耐。

师萝衣渴极了,这才迷糊往外跑,想要找点水喝。她意识到撞了人,听到声音,像是卞清璇,可是这会儿魔气在她身体里交织。她不仅觉得热,认出面前的人是仇敌,她还生出了一股子杀意,抬手便朝卞清璇攻击。

师萝衣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握住。

卞清璇冷笑道:“师姐就算堕魔了,也还记得恨我,清璇真是感动。”

卞清璇一把将师萝衣提了起来,手搭在师萝衣脉搏上,半晌,面上的笑意消失,有些凝重。

她这几日在外面,师萝衣和姜岐的话,她有的听到了,有的时候在忙着布阵,听得模糊。只知道姜岐要给师萝衣喂魔种,但没听到是何魔种。

卞清璇越摸她的脉,脸色越难看:“蠢物!他竟然把九尾狐的内丹给你吃。”

卞清璇也没想到朱厌手中还有这样的东西。她看了一眼天边,自己杀掉姜岐,想必卞翎玉那边也应该杀死朱厌了。她对付三成朱厌灵力的姜岐都受了这么重的伤,卞翎玉只怕伤得更重。

师萝衣出事瞒不过他,卞翎玉只要没死,很快就会追来。

她得先带着师萝衣离开这里。

崖下,犹如断裂天堑,一个洞府便建在这里。

蘅芜宗在极北,此地却是极南的一个小宗门的思过崖。

一群山怪把屋子打扫好,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。卞清璇往洞里看了一眼,师萝衣已经昏迷两日,她暂时封住了九尾狐的内丹,但今日封印失效,师萝衣快醒了。

卞清璇知道现在最安全的地方,应当是万魔窟,可她毕竟是神族,骨子里的冷漠和高傲不允许她和魔物为伍。

她找到这处断崖,崖下是瀑布。

师萝衣身边那个叫做茴香的精怪很麻烦,世间花灵木灵虽然弱小,可是耳目众多,探听消息容易。

卞清璇怕百密一疏,特地挑了这座寸草不生的断崖。除了山石,这里只有水,他们想找过来恐怕不容易。

卞清璇盘腿坐在洞外,望着瀑布和断崖,崖上吹着狂风。师萝衣现在的情况很不好,姜岐阴差阳错给她喂了一剂猛药。就算是卞清璇,也没法把内丹取出来,师萝衣一半概率会融合魔种入魔,另一半概率……师萝衣融合不了魔种,会死。

死了,神珠也没了。

卞清璇蹙着眉。

兴许卞翎玉有办法,但事情到了这一步,卞清璇不可能让师萝衣回去。原本卞清璇打算用幻境令师萝衣入魔,如今却不得不赌那一半的概率。

洞内师萝衣已经醒来,九尾狐的淫-意在掌控她的身体。

她被卞清璇封印在榻上,此时神志不清地在哼哼唧唧。

卞清璇本来在闭目养伤,耳边全是师萝衣的哼哼声。她试图忽视,不搭理师萝衣,良久,气血逆流,灵力没有运转成功,她一口血从喉间吐出来。

她看着那口血,脸色阴翳。

九尾狐的天生魅惑能力,比他们赤焚一族更盛。师萝衣的声音还没停歇,她的娇-吟已经开始趋近痛苦之意。

卞清璇冷着脸走进去,咬牙道:“你哼什么?”

少女衣襟被蹭开了一大半,这时候不太清醒,望着卞清璇的眼神水盈盈的,眼角还泛着泪意。

魔种的融合过程最为痛苦,旁人融合成功会入魔,但师萝衣不一样,她若彻底成了魔物,神珠会突破她的身体。没了神珠,届时……她也会死。

师萝衣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死局之中,她对此一无所觉,她不过是个快步入元婴的修士。体内的内丹却是数千年九尾妖狐的,她被内丹控制,已然失去意识,见有人来了,还解开了封印,她朝来人扑去。

卞清璇被她抱了个满怀,把师萝衣往瀑布带,她冷笑:“泡着吧,我现在……可没办法满足你。”

她把师萝衣扔进瀑布,噼里啪啦迎接师萝衣的就是一脸水。

卞清璇面无表情看着。

师萝衣在冷水中,似乎清醒了些。她本身就是意志顽强的人,内心还在对抗魔种。

瀑布水流湍急,冲开师萝衣的衣结,露出里面的藕粉色小衣。

少女看着体态纤盈,锁骨若蝶翼,可外衫一除,该长肉的地方,一点都不含糊。哪怕隔着小衣,也能猜到个中是怎样的美景。

卞清璇回神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盯着看了好一会儿。她心里生出一股类似恼羞成怒的情绪,上前去把师萝衣的衣带打了个死结。

师萝衣在和内丹对抗,认不出她,这次没对她动手。瀑布水打在师萝衣的伤口上,许是觉得疼,她眉宇间有点委屈。

卞清璇见师萝衣俨然没有自己的意识,她沉默了好一会儿,单指点在师萝衣额间。

灵力从卞清璇身体里输过去,师萝衣身上被真火灼伤的地方,慢慢好起来。

渐渐的,师萝衣似乎觉得不疼了,她累极,趴在瀑布边睡觉。

卞清璇在一旁坐下,背对着师萝衣继续疗伤。

这一觉睡到下午,魔种的杀伐之意苏醒,卞清璇耳边听见风声,她眼皮子都没抬,接住身后的袭来的手,把师萝衣单手摁地上:“你又闹什么,信不信我像姜岐一样绑着你。”

师萝衣现在满心都是杀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