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979、神宫寺真纪的路

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书名:夜的命名术更新时间:2022/11/14 05:17字数:5309

  

鲸岛之上,白昼、家长会、昆仑核心成员正在开会,连骑士预备役都暂时中断了训练。

庆尘失踪这件事情,足以让所有人放下手中的一切事情回来提供支援。

罗万涯凝重说道:「小七他们已经荡平了墨西哥的贩毒集团,正在前往各个秘密制毒工场。因为我们现在没法确定老板是什么状态,有可能失忆、封印实力,没法处理危机情况。所以我们并没有直接通过大毒枭去寻找他,而是亲自去把那些制毒工场给打下来,这样一来,毒枭们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,也不知道老板可能在他们手里。」

「小七他们多久能抵达?」郑远东问道。

罗万涯回答:「最近的制毒工场需要1个小时,最远的则需要12小时驱车前往,时间都是很充足的。只是,我们还不能确定老板到底在不在制毒工场。」

会议的气氛有些凝重。

只因为回归之前,家长会还没抵达剑门关,便已经被凤凰城集团军缀上了。

家长会无法对抗天空中的舰群,只能躲避在山野之间昼伏夜出,以庆氏给他们提供的伪装布来躲避追杀,这也拖慢了家长会撤离的速度。

另一边,青山号刚刚按照零的坐标袭击了凤凰城集团军后方的补给线,这虽然给家长会争取了一些时间,但后方的风暴城舰队反应极快,已经截住了青山号的去路。

这个时候如果找不到庆尘,东大陆将损失惨重!

郑远东看向会议室里的李彤云:「你们都在青山号上,情况如何?」

李彤云摇摇头:「雷达里已经发现敌军舰群,戏命师似乎已经看到我们会袭击补给线,所以提前做好了埋伏。」

戏命师用一支补给线,换掉一座青山号空中要塞,怎么看都是划算的。

而且对方既然提前看到了,那就一定还有其他的准备。

直到全面战争开始时,大家才能真切感受到寻常人面对戏命师的无力,对方甚至都不需要完备的情报系统和卫星,就能知晓一切危机。

李彤云说道:「李长青姑姑已经制定了作战计划准备突围,但以戏命师的能力,恐怕很难走掉。」

罗万涯有些疑惑:「那位零应该很清楚戏命师的作战方式吧,但她还是下令让青山号前往中原,这其中会不会有问题?而且,她竟然还专门小彤云南庚辰他们登上青山号!」

从其他人的角度,零的指挥就像是专门把青山号和白昼核心成员送给西大陆似的。

郑远东沉默片刻:「她在接受指挥之前是和银杏山那位老爷子见过面的,既然那位老爷子做了这样的决定,那就一定有他的理由。」

倪二狗嘀咕道:「可如果我们都被零害死了……」

郑远东认真说道:「如果我们都死去能换来胜利,那么死亡也并非毫无意义。下次穿越,昆仑成员将全部赶往剑门关,与庆坤、神代云罗一起接应家长会33万人。」

一旁的小真纪抱着乖巧的狐火坐在一旁,跟着骑士预备役们旁听会议,此时他们已经没日没夜的完成了五个生死关,小真纪、陈灼蕖、胡靖一全部b级,只剩下最后三个生死关。

然而,他们现在全卡在翼装飞行这项挑战上,所有人都掌握了翼装飞行的要领,胡氏集团安排了十架直升机全天候保障他们的训练。

可是,高速人箭穿靶并不是谁想完成就能完成的,当初庆尘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,甚至不惜一次次使用裹尸布加速病情,才最终勉强完成。

怀里的狐火就像是个暖宝宝,团

在小真纪的怀里,她能听懂大家说的所有话,可是眼见那么多人要遭遇不幸,她却只能在表世界无能为力的等待。

这里,只有她还不是时间行者了。

坐在她身旁的神代云罗,正将双手拢在白色狩衣的袖子里笑道:「你在担心吗?」

「嗯,」小真纪点点头:「老师,彤云姐姐他们会有事吗,我师父真的没死吗?」

神代云罗笑道:「放心,你那师父命硬,把全世界人都克死了,他都死不了。这些朋友们的担心都很多余,我就从来不担心这种事情。」

小真纪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:「可我好担心师父,我好久没见他了。」

说着,她从禁忌物抽纸盒里抽出卫生纸擦眼泪,就在此时,神代云罗看着一张浸湿的纸巾上面有字:「等等!」

神代云罗展开那张皱巴巴的纸巾:「空中的岛屿坠落在平原,荒野之上的尸骸堆积成山。」

他若有所思:「空中的岛屿是指青山号?而荒野上的尸骸,是指家长会成员?真是不好的预兆啊。」

小真纪怔住了。

她仿佛看到罗万涯与小七前仆后继的死去,又看到青山号从遥远的苍穹坠落。

山河残破,世界有缺。

众人还在开会时,她突然朝外面走去,神代云罗起身跟在后面笑着问道:「你要去哪?」

神宫寺真纪认真说道:「老师,我很喜欢这里的所有人,大家见到我会给我塞零食,我去食堂了所有人都会开心的给我打招呼,江雪妈妈会给我买漂亮的衣服,彤云姐姐会把她的玩具熊送给我,晚上我害怕的时候,她还会把我揽在怀里睡觉,这里的人真的很好呢。」

来到鲸岛之后,所有人都把神宫寺真纪照顾的很好,就像照顾小羽那样。

她想吃小龙虾,zard和小羽就给她剥小龙虾。

大家认为她年纪还小,所以所有人都不曾将最危险的事情告诉她,就连大家开会的时候,她也像是一个旁听的局外人,一切都与她毫无关系。

神宫寺真纪继续说道:「我不想你们每次穿越的时候,我都独自留在这里了。虽然你们每次穿越都只是一瞬,可是在我看来,我却是缺席了你们一半的人生。」

神代云罗摸了摸她的脑袋:「那么最后一段路,老师来陪你走吧。」

两人来到鲸岛岸边的礁石,神代云罗看向小真纪:「准备好了吗?」

小真纪点点头。

他们穿戴好潜水装备。

下一刻,英武异常的白色苍龙呼啸而出,两人各自抱着白容裔的一支特角,随着它一起钻入海底。

水中的白容裔迅捷异常,带着两人飞速下沉。

一百米。

两百米。

鲸岛之下豁然开朗,那故乡的樱花突然出现在眼前,整座村庄倒悬于鲸岛底部。

中央的那口水井还在缓缓吞噬着水流,五彩缤纷的鱼类游弋在樱花树的树枝间隙,美轮美奂。

故土。

这里是阴阳师的故土,被源氏以留在了海底。

神代云罗看着远处那巍峨的八岐大蛇,怔住了。

这是家族中记载过的罕见大妖魔,曾是源氏手中最强大的式神,没有之一。

八岐大蛇曾三次反叛源氏,最终每一次都被重新禁锢、驱使,这也是阴阳师历史上,唯一一个曾经挣脱过源氏血脉束缚的式神!

它此时被束缚在锁链上,被112位人形式神镇压着,一根根锁链从八岐大蛇身上连接到那些式神身上抽取力量,以百位式神之力,独独镇压它一个!

那112位式神,曾是源氏的家臣,最终在死后留在源氏身边,忠心耿耿。

神宫寺真纪在海中割破自己的手指,当源氏的血液在海底侵染,112位式神骤然睁开眼睛望过来,而八岐大蛇则开始愤怒挣扎,似乎在担心自己再一次被源氏驱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