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命名术 978、平推

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书名:夜的命名术更新时间:2022/11/14 00:23字数:5162

  

庆尘默然打量着茅草屋子。

破旧的屋子中间,一口黑乎乎的铁锅支在中间,一群小孩子围在铁锅旁边,吃着黑乎乎的烤虫子。

包看见庆尘醒了,他们便一边嚼着虫子,一边看向庆尘诡异的微笑着,还说着他听不懂的话。

小孩子们咀嚼时,大蚂蚱的腿还在他们嘴唇外面露着。

庆尘:「……」

他怎么感觉这群土著会吃人?!

对于思维还停留在17岁那个秋天的庆尘来说,第一次穿越的体验有点糟糕。

部分记忆被封印的他,只是进入里世界在昏暗的安全屋里待了八个小时,听了七个小时匪夷所思的故事,然后就回归到这种地方。

庆尘打量着自己身上的衣服,跟那些墨西哥土著是一样一样的破布片。

他还不知道,村里人将他从燕子洞抬回来之后,有人见他贴身衣物宝贵,于是就全都扒走了,还是好心的大婶给他穿上了旧衣服,不然连衣服都没得穿……

大婶端着一盘蚂蚱、蝴蝶幼虫、水蟑螂走过来,庆尘头皮都麻了。

这时,还有一个小孩子端了一盘蚂蚁蛋,他端到庆尘面前,指了指白乎乎的蚂蚁蛋,又指了指庆尘的嘴巴。

庆尘有点不知道该怎么下口,但那小孩子却看着蚂蚁蛋咽了咽口水。

一般情况下,墨西哥土著用蚂蚁蛋来招待你,说明是将你当成贵客了,这玩意有墨西哥鱼子酱之称。

庆尘看着大婶的笑容,犹豫着抓起虫子吃下去咀嚼,一股辛辣中夹杂着酸味充斥口腔。

正当他想要婉拒剩下的虫子时,却鬼使神差的,认认真真将那一盘烤虫子全都吃了下去,一点都没浪费。

有些事情,似乎已经刻在他的骨子里。

也就是这一刻,某些片段从他的脑海里,如海潮般汹涌而来。

庆尘怔坐在床上,他看见了风雪,还有人在对他说着什么。

待他想要从那海潮里抓住些什么,可那潮汐受某种引力约束,又退了回去。

大婶见吃完,立刻眉开眼笑的拍着他肩膀,拍得邦邦响,然后又给他端来了一盘新的。」

庆尘:「……」

这怎么还让大婶卡上bug了?他是从来不浪费粮食,对方则一盘一盘的给他上虫子,死活都吃不完了。

庆尘察觉到对方的热情好客,用英语试探着问道:「你们这里有电话吗?或者有没有离开这里的方法?」

大婶也听不懂他说什么,呜哩哇啦一大堆就继续去给孩子们烤虫子吃。

庆尘叹息:「真是命运多舛啊……也不知道庆国忠放出来没?」

比较奇妙的是,要不是他失忆了,他都想不起自己还有一个被抓走的爹。

这时,屋外传来引擎声。

庆尘眼睛亮,有车就有办法离开这里,别管自己失忆之前经历了什么,尽快回国才是正经事。

然而下一刻,外面响起急促的枪声,大婶仓皇的拉扯着孩子们,让他们翻窗户往外逃。

但等她开窗的时候,外面已经有人堵住了。

庆尘:「……」

这叫什么事,自己就一个普通的高中生,怎么突然又卷进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里?!

却见数十名凶神恶煞的悍匪冲进来,用绳子将所有人的双手捆缚住,一起带到外面的车上。

整个村子三百多人,被打死了二十多个,剩余的全被抓住。

悍匪肆无忌惮的啸叫着,扣动扳机朝天空开枪,像是在庆祝着这场胜利。

庆尘被捆着双手坐在卡车车斗里,整个人都是懵的,他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车斗里四名汉子怀里抱着ak47,冷冷的看押着所有人。

庆尘哪见过这阵仗,甚至都不知道这群悍匪要把自己带到哪里去!

他观察着环境,尝试着双手挣脱麻绳,结果稍微一用力,麻绳就断了

庆尘心中一惊,卡车车斗里的四名悍匪,正将枪口若有若无的从所有人身上扫过,他赶忙将麻绳又悄悄捆到手上。

他惊异于自己现在的力气,可是对于战斗优劣势没有真正的判断能力。

少年对于枪械与悍匪的天然敬畏,让他暂时没有轻举妄动。

车子摇摇晃晃的开了六个小时,最终一头扎进一片茂密的树林里。

车队进入一座寨子里,庆尘看见十多座草棚下面,数百名墨西哥土著蒙着脏脏的面巾,正在忙碌的制毒。

这是一个大毒枭的毒窝啊!

庆尘大概明白了,先前这群悍非袭击村子并不是因为村落之间的仇恨与战争,而是他们需要抓劳力过来为他们制毒!

只不过,这个工厂好像是刚建的,所以劳力缺口很大。

悍匪们驱赶着刚刚抓来的村民,将他们带到一片空地上进行岗前培训,庆尘一句话都听不懂,只能凭借自己的记忆先将那些西班牙语记住,然后快速分析每个词汇指的什么。

这时,一名悍匪对庆尘呜哩哇啦说了一通话,庆尘听不懂,只能客气又不失尴尬的笑着。

悍匪说了半天,突然朝庆尘冲了过来,气势汹汹的用枪顶在他脑门上。

这就是语言不通的弊病了,庆尘甚至都不知道对方刚才说了什么!

僵持中,墨西哥土著大婶赶忙扑上来拦住悍匪,用本地语言解释了半天,悍匪的怒意这才渐渐消失。

庆尘看着那位大婶,在这种情况下对方还愿意站出来帮自己解释什么。

悍匪冷冷看他们一眼收起枪械,推搡着他们走到工位上,给他们一人发了一个脏布条遮掩口鼻,连小孩子也不例外。

经过寨子的时候,庆尘看见悍匪们把男孩子都聚在一起,给他们发枪械,教他们扣动扳机。口

小孩子被后坐力推倒的时候,一群悍匪在一旁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,他们这是要为大毒枭培养童子军。

庆尘叹息,这里这么混乱的吗,还是国内好啊……

他们的工作倒也不复杂,就是最后一步将高纯度粉末压模成砖状。这里是原始工厂,高纯度毒品制成后销往欧洲与中东、美国,再由当地的经销商将粉末稀释,往里面添加镁粉、面粉、墙皮……

庆尘一边工作,一边悄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。

整座寨子里有两百多名毒贩,寨子周围是木质的围墙,四周有四个塔楼,上面永远有悍匪手持枪械戒备着。

这些悍匪竟然还配备了重机枪!

庆尘感觉到一阵无力,这几个小时对他来说,是如此的光怪陆离,竟然还能来黑心制毒工场体验生活

他观察许久,默默低下头,心中计算着什么。

墨西哥燕子洞附近,正有近千人快速渗透过来。

家长会成员全副武装,就像是上千名特种部队士兵,训练有素,

且一个个飞檐走壁如履平地。

通讯频道里,小七凝声说道:「一定要尽快确认老板的位置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」